全国服务热线:
132-1352-1089
名医传承
联系我们
平乐郭氏正骨仁合堂

地址:地址:洛阳市新街与中州路交叉口(大石桥)向南150米路西,加油站对面郭合修中医诊所仁合堂

电话:132-1352-1089

          159-3796-6990

邮箱:123456789@163.com

相关产品
名医传承 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名医传承

平乐正骨第四代传人郭金錫(字耀唐)

更新时间:2023-06-06 11:13:55点击次数:1553次

 

郭金锡,字耀唐。平乐郭氏正骨第四代嫡传传人。医术高超,曾给吴佩孚及其老娘治病,并被吴大帅称为大医骨仙;解放战争期间曾给开国大将陈赓疗伤,后陈赓大将曾出告示:平乐郭氏正骨,相传数代,颇负盛誉,乃系祖国民间医学宝贵遗产,凡我将士应加以保护......曾于1949年和1954年先后两次进京为罗荣桓元帅治病,曾为林彪、罗瑞卿等国家领导人治病疗疾;参与洛阳市首批国立医院“洛阳市第二人民医院”创建,带徒创立骨科,并被誉为市二院十大功臣之一。

 



大医骨仙的爱国情结与中国将帅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——记大医骨仙平乐正骨第四代嫡传郭耀唐

他是一个全科医师更是擅正骨:他使无数的破伤风人起死回生,他使共和国许多将帅名人得到良好的救治,人们称他为神,呼他为仙,他是共和国正骨史上第一颗闪亮的医星,他爱国爱民,给穷人送医送药,无私奉献的精神感人至深。

一、为吴佩孕孚老娘治病的传奇故事

河南洛阳平乐正骨医术传承二百余年来,涌现了不少正骨神医,是我国的文化遗产瑰宝。平乐正骨创始人郭祥泰的嫡传后人,第四代正骨大医郭耀唐就是这样的传奇神医之一。郭耀唐(19031970年),又名金锡,字化番,号玉玺。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中后期,一个传奇故事在洛阳平乐一带城乡广为流传,而且越传越神越乎,几乎把郭耀唐传成仙风道骨的医圣了。这个传奇后来形成两个版本:一说:年轻的平乐正骨传人郭耀唐用火香与灯头转着吴佩孚老娘转圈,口中念念有词,菩萨立刻显灵把老太太脖子僵直、眼珠不转的病治好了;一说:郭玉玺用银针颤针三五十下就扎好了老人,老人立即脖子灵活、眼睛透亮,吴帅还给郭家题了字呢……。

这传说由奶奶传给母亲,又传给我。我对母亲的讲述发生了兴趣和疑问。在我的不断追问下这事才渐渐清晰起来;我和耀唐哥同为平乐郭氏二十代后人,他比我整整大了三十八岁,比我母亲还大十岁呢。

那是一个上午,玉玺(耀唐)哥和他的父亲刚刚用杠抬法治好一位中年男子的胯骨脱位,他父亲累得满头大汗坐下休息。满院来瞧病的人正惊奇地看着刚刚抬进去的病人竟能自个走出庭屋。在他们的夸赞与人们们的轰动中,人群中传来洪钟似的声音:“老八先儿的后人在否?”庭院里立刻一片寂静。先儿是河南一带对有名望郎中的尊称。老八先儿是中原人对平乐正骨创始人郭祥泰的雅称和尊讳。

听到有人唤,玉玺掀开帘子走出来并随来人走到大门外,得见一部黑绿色吉普停在门外,几匹高头大马正昂首扬蹄,满街围看的人也挤挤扛扛的。玉玺也有些惊,但仍镇定地走近小车,拉开车门俯身车内,为一位老夫人详细地望闻问切。“老人大病有年,脖子僵直。两眼呆死无光,小先儿可曾经历过?“玉玺没有搭理问话的人,继续揉捏并翻开老人的眼皮细看。”不瞒你说,老太奶奶的病济南、开封、洛阳、汉口都瞧遍了,全白忙活吓跑腿,听说……你能治?“一位魁梧的老者又问。”没来平乐怎么郭家怎么咋说洛阳看遍了?老太太恐怕是惊吓加外伤,救治失时落得陈病吧?快把老人请下车吧。“随员把老人抬进房去,客人因玉玺说准了病因而不再犹豫。玉玺再次探问病史说:”病人外伤为副,心病为主,是长期郁结所致。“”太对了,我们吴老爷,知道吴老爷是谁吗?是……“原来老者就是北洋军阀吴佩孚,北伐战争中在汀泗桥、贺胜桥连败,而老窝洛阳大本营又被冯玉祥偷袭得手,他被围在鄂豫交界,部分突围的部下跑回报信:”大事不好,大帅兵败被围,南北夹击,早不保夕。“老太太蒙一惊顿时身子后仰倒地人事不省的。吴大帅缴枪被遣后又遁往四川,几十天来老太太始终如植物人,经常哭叫着玉儿玉儿。苦命的玉儿啊……

一听吴佩孚的名字玉玺也惊出一脊背的汗,不仅因自己说话口满,更因给这样的老人治病责任重如泰山呀。玉玺的父母更是吓得手脚直颤悄悄劝玉玺放弃治疗,玉溪说:“没救治就放弃,这不是我郭家人的做派,丟几辈名医的人。“于是吴佩孚将玉玺父子接到家中,他们用舒筋活血开窍、镇惊醒神去翳的中药,辅以热敷艾灸熏洗。老太太的脖子稍稍能动了,但眼珠依然难得转一下,眼前总蒙着一片翳。玉玺判断是眼底出血吸收不好蒙住了眼。父亲劝他治好颈椎为止,把眼病推给眼医,这是两面光哪 里都说得过去的事。但玉玺不愿半途而废,在父亲的帮助下加大药量,用虎骨酒、蛇胆酒、藏红花、田三七、雪莲花等针刺艾灸深针弹针等疗法治。老太太服药后通身流汗,继而浑身轻松,在床上躺不住了,这时玉玺了解到老人家吃斋念佛,立时跳出个新想法,于是找到吴佩孚和老太夫人说:“昨夜佛爷给我托梦, 她能用佛法治好你的病。”一听托梦治病吴佩孚很不屑,但老太太却来了精神。欣然答应,催他快治。

晚上,玉玺下香案,让老太太燃起一把香烛,念起金刚经般若蜜经,吴佩孚扶好老人。然后吃熄蜡烛,拿同几支香移近老太太,让她盯住香头随着香头移动脖子和眼珠。老太太朦胧的两眼隐约感到暗红的香头在动,一会儿又看不见了,突然老人左肩生疼,玉玺说那是佛爷怪你不往左看。接着头顶疼,玉玺说佛爷怪你眼珠不往上看,接着右肩疼,如此往复百十次,难受得老太太额头脖筋都淌出大汗,两眼哗哗流泪,终于把香头看清楚了些。玉玺歇下问:“看到佛爷金身了吗?”“只看到一个红点。”“明天多练练,明晚最迟后晚就能看见佛爷了!”天亮一看,老人上烙出许多洞,晚上玉玺又要烧香追佛,不仅吴佩孚阻拦老太太也不干了。“我眼珠都转疼了,还烙我呀。”“不,那是老佛爷治病把你拧掐的。不要受拧掐,你点上香跪佛前把眼珠转它七七四十九转,脖子摆它九九八十一摆,佛爷才能知你好没好。”老太太真的燃香下跪转起来眼珠来,在跳动的烛光下玉玺把一根根银针扎入老人头顶和面部穴位。老人喊疼,他说:“太慢、还太慢。”直转得老人头晕眼黑,转得眼里滚出泪,转得眼里冒火星,准确地说是老人看清了蜡烛的光,老人突然睁大眼睛,:“看见佛爷了,真的,真的。”老人惊叫着从地上站起来向 佛像扑去,抚着佛像的笑脸,眼泪喷泉一 样滚涌。吴佩孚过来跪在老娘面前叫着:“娘啊,你老仔细看看,我是你的子玉儿呀,娘亲”老人转身瞪大眼仔细瞅瞅吴佩孚,突然伸手颤抖着抚摸儿子的泪脸,证实确是自己的玉儿时,猛然抱住儿子放声痛嚎起来:“啊,玉儿啊,佩娃儿啊,冤家呀,老天呀,佛爷保佑我们了,我觉着今生再见不到你了,今天却见到我儿子平安回来了,谢天谢地啊!”老太太跪下连连给佛爷磕头。吴佩孚抱起来老娘生怕响 头伤了她:“孩儿不孝,叫老娘操碎心了,今后儿子长守你老身边咱再不分离了……”这位天大帅感佩年轻的神医治好老娘的病,使母子相认,竟以百金厚赠,玉玺父子坚拒不受,感动得吴佩孚挥笔为他写下“大医骨仙”四个斗大的字,落款是“蓬莱子玉”,临别吴佩孚硬把曹锟送给他的单管望远镜觉悟的馈赠。

二、苦难半生难写行医传奇

母亲对我说,在她十二岁时被疯牛撞倒,铁轱辘车轧断了她的左腿,就是玉玺(耀唐)把碎骨归整在一起,将皮肉缝合,在我父亲家里养伤时 ,是我四姨来伺候她的,谁料想玉玺和四姨搞起了自由恋爱。在二人前往桃花庵、玄都观、神女渡游玩时被人发现,犯了礼教大忌,外婆家人硬是把四姨抓回家去,逼她出嫁。四姨宁死不从,族长要用家规族约惩治她,后听说以沉河要挟四姨,我二舅吓坏了,深更半夜开锁放出了四姨要她快跑,四姨深更半夜叩开玉玺家门,也惊动了玉玺的父母。二老坚决不接纳四姨,并要下人把她推出去锁上大门。走回的路上,四姨又遇到拿着灯笼火把喊着捉拿她的族人,为躲他们她跳入洛河……。

癫狂的玉玺像疯子一样向四姨灵前扑来,他被打得嘴脸流血,鼻眼扭曲,拼死向前爬着,有人喊叫:从我胯下爬过去。“爬就爬,只要能接近四妹,再看她一眼。”当他从几十人胯下爬过,喊着:“四妹我那冤死的……”立刻又面临女人们的打骂撕掐,她脸上脖子上全是血道子。“四妹呀!咱生不能做夫妻,咱死也死在一起……”他又招来一阵耳光乱拳。闻讯赶来的母亲拼命护住玉玺(耀唐),外婆又护住了母亲。族人们担心母亲的骨伤才没有再殴打和驱赶他,只是令他退七尺,闭上臭嘴,跪到棚外去。冷风呼啸,沙石打在脸上,他毫无知觉,直挺挺像泥塑木雕,急雨纷纷,大水漫过他半截大腿,他直直跪着雨水把他淋做落汤鸡,倾盆大雨冲倒了灵棚,电闪雷鸣中他仍钢铸似的跪着……

他被抬回平乐,昏沉沉的睡了几天,父母灌汤药才把他的命救了回了,但从此他像换了个人,神魂颠倒疑神梦鬼,丢魂失魄,丧心失忆,如丢了通灵玉,

他扒天前庭的地砖挖出泥土说那里有四妹的泪水,他爬到屋梁捅破房瓦说听到了四妹的哭泣,他在书卧室到处寻找,终于我找到她留下的字条:“七月七日长生殿,夜半无人私语时。”于是整天整夜望着刀子送的香囊包,一会哭一会笑,甚至歇斯底里半夜三更跑出家去,当人们从四姨的坟丘上把他抬回时,他又是奄奄一息……。

后来,玉玺经历了赌博吸大烟,经历了,逃婚上武当,经历了父亲辞世,经历了吸毒造成了门可罗雀,家徒四壁。三十年代他靠行医去逛秦淮,在夫子庙偶遇老友廛沿道 人。几年前,他们在吕祖庵相识相处切磋技艺,今日相逢,老道高兴若狂:“天尊显灵,使你助我来也!”说着拉住玉玺就去给一京梆戏子看病。

这位艺人二十来岁,善演武松、燕青,一次演戏失脚,从戏楼跳下别断了小腿,当地庸医没牵引对好位就打石膏固定,结果骨折长不牢,而且不能练功,一练就钻心疼,老道装神弄鬼治脱臼闪腰可以,那治过接坏了的陈旧性骨折呢?正准备找空子逃跑哩,就遇见了大救星。郭玉玺拱手一摸就知道对位不好轴线外叉 ,小腿不能承重受力。“谁瞎整的?简直害人性命,必须重新整复,否则,这辈子他只能踮脚走路了!”那艺人再三请求他帮他重上舞台,再振雄风。玉玺(耀唐)哥弄些麻沸散后,把人小腿担到床沿,让廛沿拉住人腿狠拽。他使拳头拿捏到一定力度,猛一挥拳咔嚓一声,胫骨腓骨骨痂断开,而那人皮肉却没有任何损伤,玉玺重新给牵引对位矫正轴线夹板固定,敷接骨丹和服肿痛消丸调治。两个月那武生就下地走路不用再踮脚拄拐了,临别武生要重金厚礼相赠。剧社老板,见台柱子有救,失去的戏迷观众能再回来也设宴款待他,答应满足他所有要求他婉言谢绝。还是廛沿老道,提出烟土的要求,人家慷慨赠予买票直接送他上火车。车上老道说:“知道你的病人是谁吗?他就是”叫天吼“,玉玺后悔的肠子都青了,再盘桓十几二十几天,也许能看他打虎还乡,手刃潘金莲,更能看狮子楼杀西门庆,快活林斗蒋门神,千杯不醉的威武神勇了……(因记不清耀唐说的是谭叫天还是盖叫天所以称叫天吼)

在我惊愕玉玺哥竟然把人腿砸断再接时,母亲说:你玉玺哥更善治疑难杂症,药到病除。我的破伤风就是他治好的。一次一个日本军官从马上摔下山沟,整天肚痛的要命,军医说是传染病,要把他架到火上烧死,你玉玺哥三服药把人治好了,日本医生佩服的五体投地……

“啥!给日本鬼子治病,他侵略中国烧死活该!“

“在医生眼里,日本官也是病人嘛。何况日本军刀都搁他脖子上了啦。“

三、对抗日本医生,捍卫中华国医

那是一九四四年春夏,日军第二次攻打占领了平乐村,日机炸弹就落在村北门,房屋被炸坏,数十村民被日军打死打伤。日军进村几天后就抬着一高级军官求他救治,他说:“抬走,多少伤残病人等我急救,哪有时间看这蛋痒肚痛的病。“日翻译官立即拔出军刀:”治不?不治杀了你!“他脖子梗一阵冷森立即说:”我急着拉肚去,总不能让我拉裤子上吧!“其实他不过是想撒尿。“快去快回。”这泡尿他竟拉了快一个小时,他要把自己蹲到腿麻头晕,他绝不做麻木的庸医。听着鬼子官的惨叫,他高兴的只想唱。当他头晕眼黑一脸惨白的走出茅厕时,经东倒西歪摇晃着蹲坐在门槛上,鬼子官担心他看不成病就从担架翻滚地下,揉着肚子呜哩哇啦的求他,狗翻译也点头作揖的求他:“他肚疼打滚好几天了,如果他不是大官早隔火坑里烧了,如果他被烧死他一家老少都没命了。”玉玺仍气他们无礼,揉着麻木的腿,心说:他有家啊?他咋不把中国人当人呢?中国人就可以蚂蚁一样斩杀吗?我的好好整治他,他被拉到一头大汉的鬼子官面前,伸手捅捅鬼子官的肚子,狗日的竟杀猪般嚎。他说:“这绝非传染病,我实在晕,先给些止痛药,回去让你们骨伤科查查吧!“说完他又栽倒地上,他忽悠狗日的鬼子就像忽悠大傻瓜。他想:”把你治好,让你去杀中国人嘛?你死去吧!“鬼子听说不是传染病就拿着药回去了。

由于鬼子官的特殊地位,一个电话汽车从开封送来了日本骨伤科医生,日医检查说:“不是传染病,但白血球很高,不是肠子断但肚子怎么那么痛?可能是阴症?”于是追问他啥时间、啥地点,跟多少女人有那种事。气的鬼子官给他几耳光骂着又来找郭耀堂。玉玺认真检查后,更坚信是肠子错位扭劲,肠间脂肪断开又黏连,疼痛收缩梗阻和大便不通造成中毒。当即开出三付虫草、蝎子、蜈蚣、麻鳖、土鳖、蚂蜂、麻黄、大黄、桃仁、杏仁、桂枝、茯苓、萝卜籽什么的说:”快快拾来。“然后玉玺给配了药引子,这药引子真歪孬不可说了,这哪是给人治病,这是老鼠药,毒野猪毒豺狼的药,谁叫他们不干人事呢?鬼子官服下两付就拉得一塌糊涂,单独疼却好了,几天后鬼子官就带着沙琪玛等日式糕点来谢承他说:“郭的恩人大大的,三生不忘的好!”日军医也吹捧讨好说:“支那的落后,唯正骨奇术的神奇,大和医生没法治的病的,先生手到病除,药到回春的......”军官把大拇指举到天上啦!

      玉玺正颜说:“不是支那是中华,不是神奇是你太笨窝囊废!””八格牙路,死啦死啦的,你的把郭氏秘方献给天皇赎罪的有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玉溪挺挺胸心想:黄鼠狼给鸡拜年果然没操好心,天皇什么东西?小蕃鬼头而已。嘴里却说:”郭氏正骨因病施治,百人百症,千病万药变化无穷,哪有固定之方“。其实他早料到鬼子有这一手了,早把正骨医典和祖传秘方藏好了。”那你的这几付药的药引子是什么!“

”茅,茅厕墙上的白硝,茅坑石头下的黄泥。“玉玺真的交代了。哇哇几声鬼子军官接连喷出几口饭食,狗日的军官和翻译也跳高五尺地吼:八格牙路,死啦死啦的,你给谁吃屎的干活......”

  一向散漫不拘玩世不恭曾是吴佩孚曹锟座上客的郭氏名医,哪受过这种待遇,他两眼喷火的朝鬼子的大刀毅然走去:”杀吧!杀呀!杀了救命人你就是完全的畜生禽兽,彻底扒下了人皮!你们凭啥强要药方子?我就不给你能咋地?”鬼子副官飞起一脚把耀唐哥踢倒,却遭到鬼子大官的一顿耳光。鬼子副官连连含:“嗨、嗨”向后退去。看着副官挨打的熊样玉玺更上劲了,他指着医官说:“你小日本的狗屁”皇汉丛书“胡说中国正骨是从日本传来的,那老师问什么要向学生要秘方呢?老师治不了的病学生咋轻易治好了呢?三千年前,我周官就有折伤之祝药,一千八百年前我国就有医骨疗伤的记载,李唐之时我汝阳王就有了”捏骨疗伤医典“,赵宋之朝我国正式有了正骨科别,元朝天汗荡夏灭辽之时,我堂堂中华就有了”天汗正骨宝典“,八百年前长春子就有正骨小玉人了。那时你们还是愚昧无知,遣唐使如饥如渴向我国学习。明后期倭寇才从中土掠夺去一些正骨书,一转脸你们就人模狗样的充起师傅来了。呸!欺师灭祖的狗东西!”他终于把狗东西这词痛快淋漓的喊了出来。“八格牙路,死啦死啦地......”日本军官挥刀顶上玉玺的胸膛。耀唐哥一股热血直冲脑门,闭眼挺胸向前走去,他蔑视这种刺刀下的交易,他认为这是对国家民族,是对郭氏先祖的辱没,死也死个光宗耀祖。他大喊一声:“贼强盗,来吧!”把他高大的身躯墙一样的向小鬼子压过去。鲜血透过衣衫滴滴落下,鬼子医官的手颤抖了,连连后退着,他何曾遇到过这样宁折不弯的郎中呢。正在玉玺抓住刀背要与鬼子拼命之时,鬼子大官一脚踢到了刀把上,刀踢飞了医官也倒在地上。鬼子大官抱拳鞠躬,鸡啄米似的向他连连点头。耀唐哥却软软无声的到了下去。

不甘心的鬼子医官,闯进屋里翻箱倒柜的搜寻,见墙上顶子床上贴的药方纷纷撕下拿走。其实那只是汤头歌一类的东西。玉玺哥醒来,捂着刀口追出门外:“强盗,魔鬼,滚回你们鳖岛上去吧!你们这帮千刀杀的!”他把日本糕点摔了一地,踩的稀碎。仿佛那就是强盗,就是日本鬼子!

四、找抗日游击队,为抗日将士疗伤去疾

     当晚玉玺哥翻来覆去咋也睡不着了,心想狗东西肯定还会来搜要秘方的,如何才能保护好嫡传的正骨医典呢?他连夜将夫人送回娘家,又在老岳父家待到天明,他决定做一回英雄事,找洛阳抗日游击队去。当时国军主力刚和日军在吕祖庵,井沟和海资(现孟津县朝阳镇)之间拉开一场洛阳防守攻坚战,为共同抗击日寇,豫西抗日游击队勇敢担负起后勤支持。日军用坦克大炮摧毁国军工事,把抗日士兵碾成肉泥,还有好多士兵跌入井沟或廛河沟中。他和郭彪二人连夜赶到吕祖庵去救治。玉玺的后人郭俊生说:“在孟津行医治伤兵,都是俺老掌柜做的。”洛阳战败,国军一溃千里,根本顾不上制伤兵,还是游击队收容安置的,多亏有玉玺、郭彪、廛沿道人与井沟郎中李云汉全力救治。

  他们在吕祖庵下,峭壁半腰,上不接天下不接地的山洞,隐蔽救治伤兵,两人一组人分两处抢救,玉玺与新手云汉就分在一起。跌打伤好治玉玺带有成药;枪炮伤难整,首先得消毒消炎放血去死肉,然后才是活血长筋。玉玺根据道家秘方和郭氏下骨施治的经验创治出绝门神药,郭氏消毒散和郭氏枪疮消毒丹,杀毒消炎,生筋活血消痛消肿、神仙一把抓一样灵验。伤兵们纷纷称赞玉玺的“枪疮消毒丹”,是神仙膏药,是气死吕占标,十天半月疮就好了。吕占标膏药是清以来洛阳东大街赫赫有名的品牌店,但它没有“枪疮消毒丹”快,长肉壮筋更不是“枪疮消毒丹”的敌手。士兵们哪里知道玉玺是根据不同疗期加入不同的药因症施治的。更不知在杀菌消毒中还使用了磺胺。一批批好了的伤兵纷纷加入游击队,接着玉玺他们又北上前海资姚凹马岭普查治伤,这里伤员藏在百姓家呢!这里还有“人民抗日自卫团”在抗日呢。(注:豫西人民抗日自卫队司令员是郭显坤,平乐人,后由杜炳灿担任)。很快玉玺带来的药用完了,又有伤员感染了,玉玺郭彪上山采药,云汉和廛沿人熟就去辞筹钱买药。

数月后日本鬼子宣布无条件投降,听到这消息,郭玉玺竟一下子钉到那儿不会动,呆子一样了。接着声泪俱下哭得稀里哗啦的。把云汉郭彪都吓坏了,忙来搀扶安抚他。没等扶进屋他放声狂笑起来,把几个人心吓毛了。“狗日的小日本害得我国破山河碎,有家不能回,今天中国胜利了,我要扬眉吐气的回家,驾长车,驱驷马回家去呀!”他手之舞之,足之蹈之,歌之哭之,漫卷诗书,叠卷铺盖,背上就走。李云汉忙拦住他:“不跟杜队长杜司令告别吗?咋着也得等杜司令开会回来!咋着咱也得它一壶,庆贺一番吧?她进城买肉快回来了”。(注:杜炳灿,孟津抗日游击队司令员)廛沿和郭彪也劝他说;“小鬼子爬窝了,咱痛痛快快喝它两壶吧?”他擦着红红的眼,“你们不懂,趁杜队长没在,他要在咱还能走掉吗?”说话徒弟媳妇就带着肉带着酒菜回来了,她死活不依的拉拽着不松:“总得让我再尽尽孝吧?几个月没伺候好你,你连一点肉一点腥都没吃,我愧死了,师傅不答应,徒弟媳妇给你跪下了。”她大张嘴哭着,耀唐哥感动得没词了,他肚里的酒虫子也作怪上劲了。几个人放了鞭炮,吃了饺子,就着花生,喝着酒猜起来,:“一人一杆枪,哥俩上前方,八呀八路哥,四方打东洋,十恶鬼子除,九州见阳光。”五魁首,六六顺……一会就喝了几坛子酒,一个个东倒西歪酩酊大醉。玉玺醒来还觉得天旋地转眼花缭乱的。摸索着找到水缸喝下一通冷水后,就背着行李踉踉跄跄往家赶,连郭彪都忘叫了。一路断断续续哼唱着:
“满江红”,直声怪调狼吼一般,却吼出了他几百天的憋屈。

忽然,他听到一阵急促杂乱的马蹄声,刚想躲避,就听到一声炸雷,“哇呀呀呀,那里逃!可截住你了,兄弟!”几匹马立即挡住他的去路。他知道冤家路窄,正想骂曹操哩鬼东西就到了,这个杜队长真甩不掉了。“兄弟!快跟我回去,咱们开个庆功会,喝它几缸酒。”杜队长像喝断当阳桥的张飞,虽然斗大的字不识一升,但却有情有义,管他叫亲兄弟。“你饶了我吧,我急回家有大事。”“傻兄弟,再大的事能大过国家民族的胜利?”说着就拉住他上马,他一下瘫倒在地上,硬是让杜队长等把他抬上马,扶回麻屯。

晚上, 麻屯常袋沟下灯火能明,游击队召开抗战胜利庆祝大会,一阵排枪排炮后,是锣鼓鞭炮闹翻天,“大刀歌”在夜空里久久缭绕。郭玉玺披红戴花被拥上主席台。郭指导员杜司令讲话后,游击队员老百姓一直鼓掌,要正骨神仙讲话。他脸红了,半天不知说什么好,加上喝多嗓子上火喉吵哑地说:“我念首岳飞的词吧!”他直直的破嗓子吼起来“……雪,臣子恨,何时灭,驾长车踏破贺兰山阙,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‘倭奴血’待从头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”他浑身颤抖,两眼滚落倾盆雨,突然放声嚎啕起来“收拾旧山河朝天阙……山河……天……”台下一片静寂,一片器声,一片骚动,一片口号声,虽然人们听不懂他吼叫的啥,况且他把:“车”吼成了“驹”,把肉吼做入,也不知“贺兰山”在哪里?缺是啥东西?“朝天阙”是啥意思?但人人都知道他吼的是一腔爱国热忱,一腔同仇敌忾,一颗河洛郎的赤子心,一掬正骨名医的家国情怀;他满嘴胡茬都挂着晶莹的鼻涕泪……

第二天,杜队长和老乡们依依不舍送他下山,送过司马懿塚,前面就是大石桥了,临别杜队长拉住他的手:“一旦河洛回到我们手里,我一定要你做孟津医院的院长。”又交代通信员,“一定把郭神仙安排好”。于是三人四马加快回家的速度,他们走过高高的九龙台时,一路送他的老百姓还在向他挥手啸叫,玉玺大哥哥的眼睛又潮红了。他们这三人四马,一匹马就专门驼的是老百姓送给郭神医的花生、粮食、棉花、土布、柿子、山楂、马背堆得像一座大山。他当时说;“你们想撑死我,还是压死马?”玉玺坚决拒绝。老百姓照样笑着给马加压说;“好人是撑不着的,好马通人性最了解百姓心意了。”玉玺真的很无奈,还不得不收下杜队长送他的心意。两个子弹壳和一个钢笔脖笔尖作成的铜钢笔,记下他的嘱托;“好好学习,不要在战乱中迷失,将来……”他虽没驾长车,没驾驷马车,可也是四马并 回,他相当骄傲的,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解放后,洛阳游击队长王其吾当了洛阳县公安局长,孟津县游击队杜司令当了洛孟抗日独立团团长,后并入我军黄河支队任参谋长转战全国去了。

推开虚掩的大车门,玉玺立马发现满院苍凉凌乱的气息,上屋里还传来女人的哭泣声,他忙奔上屋去。顾不上扶起各屋东倒西歪的门,也不拾起一路扔下的东西。更顾不上安排通讯员卸东西,也顾不上给妻子擦泪安抚几句。连忙又跑到藏宝的后杂屋,只见这里地覆天翻,半屋地砖已被启开,下面只剩下个空坛子了,他跌坐地下说不出一句话。还是游击队通讯员把他扶起安慰他,好半天他才哭出一句:“我祖上汾阳捏骨医典丢了。”通讯员忙问还丢了什么?“其它的?没啥没啥!”他吞吞吐吐的,他说的汾阳医典是郭氏祖上的秘方。他说;“从安史之乱一直记到我爷爷那儿,;主贵着哩。”

原来,他刚逃走第二天鬼子医官就带人闯入家里天上地子搜寻一通滚了。接着觊觎宝典秘方的、类似刘拐子的人又来翻天覆地搜查挖掘几回。弄得邻居人黑天白日都惊魂失魄的。

通信员帮玉玺安顿好家事,安抚好他的妻室后,当即回队报告了杜队长,不久三区地下党领导也带着面粉点心来慰问了玉玺。

井沟治伤员是郭耀唐对郭氏正骨的创新和突破,在以前郭氏正骨只能治跌打伤不能治枪炮伤。从此,郭氏正骨更加积极的参加到抗日救国和解放战争中去。

五、投身解放战争,医治战争创伤

解放前后是国玉玺正骨生命的青春勃发期。洛阳第一次解放后,解放军在白马寺孙村一代同青年军拉锯战中,玉玺哥就被陈谢兵团的郭显坤将军请到兵营帮做军医兼治骨病。郭玉玺也像支持和治疗抗日士兵一样,无代价的奉献自己的全部心血精力和全部药材。当郭显坤要给他报酬时,他火了:“你这就旷外了,咱还是叔侄吗?你不叫我叔公咱段亲了吗?咱郭家二百年来看病都是不要钱嘛!”“可叔是例外呀,解放军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呢。叔的毛病若改我绝不给任何报酬。叔公你在这方面吃亏大啦!你哪一点不如人家?”

“过去叔不争气,破了老祖宗的规矩,可从现在开始,我绝不收病人的钱,更不会收解放军的钱,我发过誓的若再收病人一分钱就把我手剁掉,你是想剁掉我的手吗?”玉玺和显坤都笑了。这笑声里也有玉玺哥告别过去的一份抱愧。

洛阳二次解放后,已任洛阳军管委会副主任的郭显坤,亲自为耀唐送别,亲手送给郭玉玺一身解放军的军棉衣,然后送他坐上郭彪的马车。他看到同村被征随军拉辎重的车夫包括郭彪都反穿着棉衣。原来是从中央军仓库里缴获的棉衣。天冷,解放军在他们回村前送车夫没人一件,还发了些费用干粮呢!农民不愿穿中央军的老虎皮才反穿的。

解放初某天,我家西厢房里突然抬来个病人,他膝盖肿的比人头还大,一点翻动就痛的流汗,母亲和婶婶就介绍找正街郭玉玺大夫看,结果人家却抬到北门口去看了,母亲很生气的说:“北门的没文化,开药方都是照仿影写的,你要好的快,只有找他了。”病人老张是膝盖粉碎,膝弯腱鞘囊肿,在镇反时他糊里糊涂收留了从老家逃往西安的哥哥,结果他哥哥被处死刑,他背判陪跪,他不服不跪,被人一脚踢到他的腿窝,他猛地跪倒在石茬上膝盖当即粉碎,腿弯也鼓起人头大的包,退伸缩不开了。在北门看了一阵子,老张还是转到玉玺门下来,玉玺哥同情和怜惜他行动不便,亲自来家给他看病。他规整老张粉碎的髌骨,磕个瓷碗把碗底垫纱布缠牢,有用接骨痛消丹敷治,附上汤药调治,不到两个月膝盖生出骨痂愈合了,膝弯金疙瘩还在,玉玺又用了熏洗药,三个月后病人由抬着来到能走能跳了。临别,老张拿出两张古建筑设计图说:“我是搞建筑设计的,我参照连环画与史书记载设计了阿房宫和未央宫送先生做个纪念吧!”

六、为林彪治病,共享云天雾地

1952年初,全国开展“三反五反”运动。长期吸毒的名医郭玉玺也被圈进了村戒毒队强制戒毒,适当劳动。这天他抬着一箩筐粪正摇摇摆摆地走着,突然一个民兵通知他


Copyright © 2023 平乐郭氏正骨仁合堂 All Rights Reserved 备案号:豫ICP备10200000号